深圳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梧桐小说小表妹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37:54 编辑:笔名

我叫邱洁,有个表妹叫裘婕。挺有意思吧?别人叫起来有点分不清。于是,表妹在我家,或者我在表妹家的时候,谁一叫“qiujie”,肯定是两个人一块答应的。幸好,我们两个在一个学校,可不在一个班级,要不,老师们肯定会头大。就是这样,我还是会经常受到表妹莫名的牵连。不为别的,就是因为两个人的名字,别人分不清。找到老师告状的时候,别人只知道,这个女孩子叫“qiujie”。  表妹比我小一岁,别看比我小,个头比我高得多,比二姐还要高,我三哥都不及她高。她是我二姨妈的独生女,她们家人少。我们家人多,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弟弟,就是没有妹妹。表妹整天喜欢呆在我们家里。她不是喜欢和我玩,也不是喜欢找我姐,就因为我家有三个男孩子。她喜欢找男孩子玩,玩的都是男孩子喜欢的游戏。当我和二姐,安安静静在家里玩“过家家”的时候,表妹却在大院里追着大哥、三哥和小弟,玩着攻城拔寨的战争游戏。表妹初来我家那年8岁,我9岁。二姐12岁,大哥15岁,三哥11岁,小弟7岁。除了大哥,都是些差不多大小的娃。  那时候我们家在北京农科院住,就在魏公村附近。表妹是跟着二姨一家子,从哈尔滨回来的,住在双榆树,离得很近。所以,二姨也不会去在意表妹经常赖在我们家夜不归宿了。那阵子,我大哥迷上了武术,还拜了个师傅,整天在外面舞枪弄棍的。几个小的,便屁股后头跟着,还对大哥崇拜得了不得,以为他一定是武林。公平说一句,大哥的武术真不错,获得过海淀区少年组,北京市第三名。表妹不仅迷上了武术,跟着学武练拳,还是学会了用来打架。    表妹来北京的年冬天,跟着三哥和小弟去颐和园溜冰。本来她叫我陪着一起去,大冷的天,我怕冷没去。结果他们在冰场和别人打了一架,二男一女对四个男孩子,居然赢了!表妹竟然以一敌三,把三个和我三哥一般大的男孩子打趴下了。从此以后,小魔女“qioujie”的威猛英名,在江湖上流传开来。  表妹好战,善战,不过从来不会做“欺男霸女”的恶勾当。差不多永远保持着“后发制人”的好手段。尽管,我不喜欢她的风格,她也不屑喜欢我的女孩子那些玩意儿。可我毕竟是她的表姐,她对我还是非常好的。不管怎么说,做不成的功课,也只有来找我帮忙。每天上学我们不一定同路,可晚上回家是必定一起走的。和表妹一起回家,从来不会担心路上有人欺负。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们,只要看见她的影子必然望风而逃。据她自己交代,这中关村一带的大大小小混子,差不多都在她手里吃过亏。    她13岁那一年,因为一桩惊天动地的大事,威名骤然升级,从海淀的“小魔女”,升级到了市级人物。  那年暑假,表妹和三个女生一起去颐和园玩。13岁的女孩子长得亭亭玉立一枝花,表妹更是出落得像个17、8的姑娘。谁能相信,一个13岁的姑娘,身高达到了一米六五?四个如花般的女孩子在颐和园里格外抢眼,后面不三不四总跟着一群男孩儿。  她们租了一条游船,泛舟荡漾在昆明湖上。七八个男孩子也租下三条游船,在昆明湖上和她们玩开了“围追堵截”的游戏。三条游船围着一条游船,闹得整个昆明湖一片混乱。这些男孩子不是用水泼溅,就是用下流话调戏。不一会儿,四个姑娘的衣裙全部湿透,紧贴在身上,姑娘的曲线毕露无遗。这些男孩子开始用更加下流的语言和动作挑逗起来,还夹着一阵阵嘲笑。  表妹勃然大怒,居然索性脱去了连衣裙,穿着短裤,带着胸罩站在船头。不等这些男孩子看清,她已经一个鱼跃入水,潜到了湖底。趁他们还在船上东张西望的找人,表妹潜到船下,用力一掀,一船的人落入水中,在水里一沉一浮地挣扎。不等另外两船上弄明白出了什么事儿,自己的船也被掀翻了。三条游船倒扣在昆明湖上,周围还有七八个在湖水里挣扎的小伙子。表妹已经上了自己的游船,把湿淋淋的衣裙重新穿好,手里提着一支浆,威风凛凛站在船头。指挥三个姐妹划着船,在落水人中穿行,手上的木浆在他们头上一顿狂抽,来了一个痛打落水狗,打得七八个小伙子在水里哭爹喊娘。直到听见湖岸上传来警察的警哨,表妹才领着自己的娘子军,弃舟上岸扬长而去。  也是表妹的特征太过明显,人们很快就知道了这个威风八面的女孩子,就是我的表妹“qiujie。我很荣幸地又一次和表妹,一起收获着这样的荣光。幸亏我已经上了初中,否则,校长一定会把我叫去谈话。好在没有闹出人命,更何况警察叔叔很快就知道,创造如此丰功伟绩的,只是一个刚满13岁的六年级女孩,而8个“落水狗”,倒有7个超过了18岁,不入成年人行列的那个,下个月就是18周岁生日。  于是,昆明湖案也就不了了之。只是“小魔女”的名头更响亮了,而且被那些好事之徒,升级为“女魔头”了。    刚进中学,表妹就被海淀体校看中了,看中了她的个头。14岁的女孩子,竟有170公分的个头,天生就是篮球明星的材料。二姨妈开始不愿意,觉得女孩子搞体育,就是一种吃青春饭,稍微大几岁了怎么办?退役下来没人要。我妈劝她,主张让表妹去体校。我妈说,裘婕这孩子,心不定,读书是一定不行了。不如去体校,说不一定还是条出路。二姨妈接受了我妈的建议,表妹进了海淀体校篮球队。  也别说,开始真不错。表妹喜欢新鲜,还聪明,很快就入行上手了。上个蓝,投个球有模有样,还真准。没有几天,就可以代表海淀体校的少年女子篮球队参加比赛了。表妹的个头占了巨大优势,整个球场上十个人,她站在那里如同鹤立鸡群。不论是给人盖个帽,还是摘个篮板,别人只能干瞪眼。可惜好景不长,也就是一年功夫吧,15岁的表妹,已经完全失去了对篮球远动的兴趣。因为她的名气超大,很快就有些社会上的小混混找上门来。  那一回,表妹正好住在我家里。    自从她进体校之后,已经很少再住在我家了。她还是喜欢找男孩子玩,只是不再跟在三哥的屁股后头了。我们家男孩子都是内向型,文静的那种,长大以后喜欢猫在家里,现在流行说法属于宅男。连我大哥都是,尽管他有一身好武功,长大以后却喜欢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读书。我心里明白,表妹经常喜欢到我家,不是冲着我来的。小时候是冲着我的两个哥哥,一个弟弟。长大了,冲的,就是我那帅呆了的大哥。不过,有点一厢情愿,再说,也不合法。他们是亲表兄妹。表妹不管那些,厚着脸皮也要呆在我们家里,多看一眼帅哥也好。  吃过晚饭,表妹死缠烂打,要我哥送她回体校。  我哥问她:“为什么要送?你自小就是独来独往。8岁就自己来,自己回去。现在15岁了,怎么反而要人送了?”  表妹涎着脸说:“小时候不懂啊。长大的姑娘才需要送,路上遇到坏人、色狼怎么办?”  我哥笑得嘴里一口茶都喷了出来了,指着表妹说:“你怕遇到坏人、色狼?哈哈,我看应该是他们怕碰到你吧?你看看你,人高马大,拳脚又好,谁怕谁啊?”  表妹不管,一把拽住我哥,耍起无赖,说:“那,你是不是我哥?”  “当然是。咱们是嫡亲表兄妹。你又没有兄弟姐妹,我就等于你的亲哥。”  “那不就结了?现在已经快12点了,妹妹要回家,你哥哥就应该送。再说了,哥,我就是喜欢坐在你那架红色铃木王上兜兜风而已。好哥啦,亲哥啦,你就送送妹妹。”  我哥万般无奈,只好去推自己的铃木王。  没人想到他们兄妹两个刚出农科院就出事了。    三天之前,表妹的几个小姐妹,在看演唱会的时候和一群小混混起了冲突。她们居然要效仿当年大闹昆明湖的壮举,举起歌厅的椅子大打出手,把对方打得头破血流,然后扔下一句话扬长而去。  “我们是海淀十姐妹。我们老大是‘qiujie’!”  这件事儿表妹一点不知道。  可吃了亏的这帮小混混不甘心,他们很快就打听到了“qiujie”是谁。可惜情报有误,他们掌握的住址农科院18号楼,住的不是裘婕,而是邱洁。十几个混混,趁着天黑之后混进了农科院,一直在我家附近徘徊。原本打算等再晚一点放把火出气。可18号楼一直灯火辉煌没有机会,却让他们看清楚了里面确实有“女魔头”在。于是,更加坚定了报复的决心,便一直蹲在外面的灌木丛里等机会。  我哥去推铃木王,表妹跟在后面,被他们在暗处看得清清楚楚,另外有了主意……    表妹坐在后面,我哥启动了铃木王,沿着林荫路朝前开,速度并不快。  表妹却在背后催促:“哥,你开的是铃木王,还是牛车啊?也太慢了。”  我哥笑着说:“大院里不可以飙车。”  开出农科院后,我哥开始慢慢提高速度。表妹双手搂住我哥的腰,兴奋地大喊大叫。我哥却突然从反光镜上看见,背后有七八辆摩托车,正在高速追赶上来。接着正前方突然开来两辆并排的汽车,对着我哥的铃木王打开了大灯,雪亮的灯光晃我哥的眼。  我哥的敏捷反应救了他们两个,他异常冷静地已经猜想到对方的来历。  我哥大声喊着:“裘婕,抱紧我。”  表妹两条长臂紧紧抱住我哥的腰。  他突然一个急刹,铃木王发出刺耳的厉叫声“吱——”。他猛提车把,将前轮凭空拔起,只用一只后轮着地,把车立着旋转了360°。然后,重新按下前轮,一拉油门,铃木王发出一声怒吼“呜”的一声,风驰电掣朝后面的摩托车冲过去。我哥也毫不留情地打开铃木王的大灯,雪亮的灯光下照出了对手的惊慌失措,都在不由自主朝两旁避让着。铃木王竟像一只飞鸟一样,载着我哥和表妹,飞过一群摩托车的头顶。表妹在一片惊慌失措的喊叫声中欢呼着……  回来以后,他们两个谁也没有说实话。这件事,是很久以后我才知道。    我很奇怪表妹为什么又回来时,我哥说了谎:“我忘记给摩托车加油。今晚,还是让她住下吧。”  我只感觉表妹的表情充满兴奋,有点怪异,却没有想到出了这么大事情。  表妹第二天回去了。  她被昨天的事情激起了骨子里的斗志,真的组织了一个叫“十姐妹”的团伙,开始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十姐妹”不抢不偷,只是在那里按照自己的想法是抱打不平,专门找那些社会混混出气。那本就是个混乱不堪的年代,公检法基本瘫痪,谁的拳头狠,谁就做老大。表妹为了可以“笑傲江湖”,不仅自己勤学苦练拳脚棍棒,还练起了刀枪。手下的所谓“姐妹”,各个心狠手辣,真把自己当成了江湖道上行侠仗义的巾帼英雄。一时间,北京市里对“十姐妹”的事儿,传得沸沸扬扬。  “十姐妹”成立后,表妹做的件事儿,就是查找那天晚上的领头和参与者。很快就被她查出来,领头的叫黄三,是西城区一个团伙的老大,手下有小二十人,是西城区一霸,自称“黄三霸”。在西城欺男霸女、偷抢爬拿、坑蒙拐骗无恶不作,如果不是公安机关瘫痪了,这样的人早就应该抓起来判了。  不等她去找黄三霸,人家已经打上门来了。黄三霸终于查证到表妹的真实身份和姓名,开始盯梢跟踪,在“十姐妹”拿来做训练场的圆明园废墟,堵住了表妹和她手下的姐妹,一场血战拉开战幕。  黄三霸领着十五六个喽啰,手持木棍、铁棒、马刀、匕首,在圆明园的西洋楼废墟附近围住了表妹。也幸好表妹是带着“十姐妹”来训练的,所以准备了训练用的器械,木棍、长枪、刀,还有长鞭。  表妹自从迷上习武以后,喜欢的是长鞭。当年大哥的师母,也是习武之人,看中了她的习武天资。师母练得是一根长鞭,用豹筋编织而成,长达3米。舞动起来不仅是呼啸生风,而且是指哪里,打哪里,凡是在3米范围之内的东西,可以上打飞鸟,下击走兽。真是威风八面,在武林中无人能及。师母喜欢表妹,便将长鞭技法倾囊相授,等她学成之后,又专门找人给她定制了一根长鞭,找不到豹筋,改用了牦牛筋,又依照表妹的身高趋势,放长了尺度,鞭长达到3.5米。长鞭长短可以随心所欲地缩放,表妹学鞭之时不足10岁,师母就教她将余长部分缠在自己手臂上练,随着长大逐步放出来。表妹在师母指教下苦练了五年,14岁就已经舞着长鞭参加了市里的少年武术大赛得过。  表妹组织起“十姐妹”后,就根据参加进来的女孩子身高特点,安排了3个身高特别符合标准的女孩子学鞭。这三个姑娘就是当年和表妹一块游颐和园的姐妹,也是这个“十姐妹”的骨干。三个姑娘异常聪明,居然几天下来,长鞭也用的有模有样。长鞭还是表妹去央求师母找人做的,不过用的是普通的牛筋了,当然长度也只有2米,算是练习器械吧。    “十姐妹”正打算结束训练的时候,突然被黄三霸的人包围了。十几个小伙子舞起手中的各种武器,招呼不打一个就杀了上来。只有黄三霸带着手下的四大金刚站在外面观战。黄三霸很自信,在他看来,不管女魔头的名气有多大,也只是个16岁的黄毛丫头。手底下的什么“十姐妹”,也是一群黄毛丫头,没有见过流血的场面。所以决定让手下围上去,自己和四大金刚就在外面掠阵观战,好好教训教训这群丫头片子。黄三霸是万万想不到这场血战的结果的。真想到了绝不能这么干。 共 1076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与睾丸病症的诊断鉴别
黑龙江治疗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好

上一篇:五福临门1

下一篇:小河弯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