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极品武道 第四十六章 惊城主

发布时间:2020-01-18 10:08:45 编辑:笔名

极品武道 第四十六章 惊城主

轰!

恐怖的对轰声在灵城上空铺天盖地回荡着,令得城中无数人心头一悸,旋即他们纷纷将目光都聚集在了东城区上空。

那里,众人见得那道雷霆光团极端恐怖的气息开始缓慢消逝,皆是惊哗而起,倒吸一口气,不禁疑惑而起,刚才那道出手不似是雷炎云雕啊。

而在灵城居中之处,几栋装饰得极其华丽的建筑屹立着,建筑门口上方几个烫金巨字闪烁着灼眼光芒,似是告示着其的显赫地位。

“城主府”

城主府内,一处静的客厅外,站立着一位身穿镶金边黑袍的中年男子,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威严,那双锐利深邃的目光正望着东城区方向,惊疑不定,看不出孰喜孰忧,就在刚刚他嗅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此人,便是千山郡灵城的城主,惊城天。

在其身后,站立着一位老者,而其赫然便是不久前才拜访况府被崔翎称作为城爷的老者,此刻他那苍老的眼神亦是盯了一下东城区上空,收回目光,恭敬道:“城主,这似是况天的灵级上品元诀,雷炎功啊。”

“莫非…他真的不顾自身体内魔禁的威胁,愤怒出手吗?”城爷娓娓一道。神色间带着些许惋惜,作为城主府的大管家,他不少与五大族的家主打交道,而况天不像是鲁莽之辈啊。

“恐怕不是…以况天那懂得隐辱负重的心性,不会做出如此冲动之事。”

惊城主摇了摇头,缓缓道:“管家,你方才去拜访况家,有何情况?”

“城主,受你之托,盛情拜访,但却被崔翎歉意请回,只道况天有事,我亦不好意思多作停留,便打道回府。”

城爷似是沉吟片刻,眼神一亮,急忙道:“不过…我从况家护卫队以及崔翎他们的眉宇间窥出,有着一种担忧却蕴含着喜悦的气息散出。”

“莫非…有人在抹除况天体内的魔禁?而且,我亦听说况天之子况辰,曾为了况天他体内的魔禁,进了百年来人人畏之蛇蝎的魔路寻找解除之法,这应该不会是况辰此子成功了吧?”

“嗯…此事确实有蹊跷,不管情况如何,阴剑宗跑来我灵城闹事,我总归要出面一趟,至于况天之事,恐怕很快便会揭晓。”惊城主点了点头,道。

“城主,还有一事,如果况天真的抹除了他体内的魔禁,那您看…”见到惊城主已是决定现身东城区,城爷急忙一道。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五大族各族的势力已是隐隐压着他们城主府一筹,这使得他们地位很是被动,无论偏着哪方都不是五大族乐意见到,于是,他们城主府一直在平衡着与各族之间关系。

而现今,要是况天体内的魔禁被抹除,以他的雷厉风行,不久后恐怕会对那打压他们况族多年的赵族韩族以及雷族出手,至于结果,暂时不得而知。

但是,今天阴魁大张旗鼓的出现,明眼人都知道多少是赵族授意,现下惊城主出面,要是对于此事处理不当,恐怕会出现左右难堪局面,这不得不令犹如老狐狸般的城爷担忧。

闻言,惊城主凝重的点了点头,沉吟好半响,方才开口,“管家,莫非…况族?”

“我想,应该不会错的。”城爷重重的点了点头。

赵族。

“大哥!看来阴魁那废物作用并不大啊。”赵族客厅上,赵擎望着主位上的赵坤,道。显然,他们也看到了刚才那记恐怖的对轰。

“可不能这样说,我们与阴剑宗交好,而现今他在况家面前吃挫,显然,况家不将我们放在眼里嘛。”赵坤眼神冰冷,嘴角狰狞一笑。

以前总找不到一个好的理由抹除况族,现在一看,完全可以凭借着此事,对着况族进行一些实际性的打压啊,可以的话,那便令他们消失吧。

“大哥,那你的意思是…”

“没错,我们去一趟东城吧。”

就在灵城一些大家族的家主准备现身之时,况府深处静的房间内,醒过来的况天,手捏印结,使出他引以为傲的雷炎功逼退阴魁后,整个人愣了一愣。

这一霎,他能够感觉到,在体内困扰了他二十年的魔禁,终于是在此刻消失得干干净净,那种气血无比顺畅的感觉,让得他身体的五脏六腑,都是再度充盈着澎湃的力量,这种感觉,他已经等待整整二十年!

况天激动得浑身颤抖,最终,他一把将被阴魁吓得跑进房间的慕云静抱在怀中,仰天大笑,“云静,我的伤好了…好了…”

慕云静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喃喃道:“天哥,你的伤真的好了?”

“嗯,嗯,好了,一切都好了…”

闻言,慕云静那娟秀的脸颊,偷偷拭了一把莹泪。

况天仰天长笑,笑声中,有着解脱更有着数不清的辛酸,这二十年,因为体内的魔禁,他况家被其它家族压制得死死的,虽然表面强行装着不在乎,但是任谁都是能够感觉到,当年况家那个最为意气风华的人,为了况族上上下下的人,背负了多少欺辱,忍受了多少讥讽!

好在,天不绝人之路,没想到,那二十年来积压在他体内的魔禁,在今天,竟然被他的儿子况辰亲手给完完全全抹除掉!

望着那相拥在一起喜极而泣的爹娘,况辰也是抹了一把眼睛,放下了心头大石,从今以后他也可以安安心心踏实修炼,这一刻,他也等了三年了啊!

“好了,还有点事没处理呢!云静,你呆在府里不要出去。”

激动过后,况天很快回复过来,轻声道:“我出去把阴魁给收拾掉先,小况,你先歇着。”

“爹,我没事,与你一起出去吧。”况辰道。

“嗯…也好!”况天显然没有过多犹豫便道,以现在小况展示出来的实力,恐怕一般的玄元境大圆满期实力的人怕亦都奈何其不得。

“走!”

话音落下,况天那一转虚元境的实力全开,房门吱呀一声自动打开,身形率先暴射而出,旋即他脚掌一跺地面,整个人自府内升腾而起,对着灵城外围飞掠而去。

“那是…族长!”

“是族长,哈哈,少族长好样的!”

况族族人见到况天全身上下散发出令人心颤的气息,他们便已知道,况天体内的魔禁恐怕已被完全抹除,不由得皆是激动万分,哗然出声,一些老卫兵更是热泪盈眶,浑身颤抖。

见状,况辰也是和慕云静打了一声招呼后,身形犹如灵猴矫健的暴掠而出,到得府门口,见得雷炎云雕正和崔翎在打趣,不由得摇头苦笑。

“崔叔,你没事吧?”

“没事了,阴剑宗的人都在灵城外围了,你也出去看看吧。”崔翎捂了捂胸膛,道。

“呵,崔头领,挺硬朗嘛,竟然硬生生受了虚元境化元期高手一击。”雷炎云雕笑道。

“雕爷,你在取笑我么。”

“哈哈…没事的话一起出去看看,我灵识笼罩着况府,不必担心安危。”

“好!”

话音落下,一股浓郁的元力匹练笼罩着况辰二人,对着灵城外围疾速掠去,瞬息间即到。

此时,灵城外围空地上已是有着不少人从城内犹如潮水般涌了出来,皆是目光好奇的望着空中那对恃的二人,一道道窃窃私语声弥漫着。

当况辰从东城门掠出时,见得况天凌空而立,神情淡定,不过,体内似是隐隐的有着一丝愤怒涌出。

“阴魁,为何你一再扰我况族?!我族与你阴剑宗历来井水不犯河水!”

况天眼神盯着阴魁,“我儿在你们宗门阴七的偷袭下,差点命丧山野,今天你务必要给我一个交待。”

“哼!况天,你在颠倒是非么?明明是你指使人杀了我阴剑宗长老,现在竟然在满口胡言。”

阴魁脸庞狰狞,讥讽道。让他完全想不明白的是,从赵坤那里的信息得知,况天只是个自身实力发挥不到两成的废物,而现今,判若两人,不得不令疑惑,莫非吃了什么丹药不成?

“阴魁,大家都是明白人,做的什么事各自心底雪亮,现在退去既往不咎,如若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况天缓缓道。现在的他刚恢复实力,家族又面临着其它三族的打压,他这般说辞,自是不想家族在这个非常时期,竖敌过多,否则,按他以前的作风,欺一还百,不然况族以前也不会有千山郡大族之一的名头。

“况天,你老糊涂了吗?我阴剑宗等人的命难道你就想这样一句话勾销?莫非真的以为我还怕你不成?!”阴魁脸庞隐然扭曲,厉声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如此,手底下见真章吧!”况天可不是个善茬,就算他中了魔禁的这二十年来,况族依旧屹立不倒,可见其后背有着多少手段。

“来吧,让我看看你况族的能耐!”

“如你所愿。”

然而,就在他们剑拔弩张之时,一道蕴含着鄙夷的冷笑声缓缓传了开来。

“呵呵,况族长,多年不见,气魄依然嘛。”

昭阳区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厦门市仙岳医院预约挂号
河南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宁波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宁夏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