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天与海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04:31 编辑:笔名

(一)  由于厂里变革,我们经理带领我们几个要到外面自力更生。在一小城市的郊区租了一厂房,于是我们便随经理来到了一小城市。我们到那的时候,已经有两家小小的厂子驻扎在里面。刚到时,老保管员怕我不熟悉,领着我到处转了转。我随着老保管员来到只有一间房的门口。老保管指着里面说:“以后你就和牧住在这吧。”我推开门,屋里还挺干净的,只有两张单人床,其中一张上面叠着整齐的被子。靠窗户的地方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子上摆着女人用的化妆品之类的东西。干净的四壁,没有一点瑕疵。墙角挂着各种各样的衣服,我对牧产生了好奇。  收拾停当我的东西,我出了宿舍,信步来到院内。很宽很长的厂区。深处杂草丛生,使人望而生畏,只有两家的厂里面传来机器的隆鸣声,才能使人感到不那么凄凉。这两家厂子又各自砌墙隔开,只留个进出的门。整个厂区是厂中有厂的结构。这时,部门经理发话:“工人还没有来,在开业前我们先把厂区打扫干净!”于是,我们拿着打扫的工具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待到把厂区门口打扫完毕后,太阳已经要落山了。到食堂时,发现食堂没几个人,那两个厂里的人都下班走了。食堂里只有一个女的,大师傅看我进来了对她说:“牧,这是海,你有做伴的了。”转过身又对我说:“海,这是牧,你们都是保管员,只是不在一个厂子里。”牧冲我笑了笑,小个子的女人,扎着一个马尾辫,不算太漂亮,可笑容很和善,我们吃过晚饭,一起来到宿舍。牧对我说:“今晚你先自己睡吧,我要到朋友家去。”说完牧收拾了一下她的东西,就骑车走了。把我孤零零的扔在宿舍里。  天已经完全黑了,我洗完澡就关上了门,接了一盆水放在门口,心想:如有坏人进来看不到就会踩到,那样我就会醒了。刚要上床,“登登”有人敲我的门,我提心吊胆的问:“谁啊?”“我!”我开门一看原来是看大门的老大爷提着水壶敲我的门。“你不要热水吗?”“谢谢您!”我提过老大爷的暖壶把水倒了。待老大爷走后,我又重新把水盆挪到门口,又拖来那把椅子顶着门。这才躺到床上,感到疲惫,浑身像散了架似地。在浑浑噩噩中我在这个小小的宿舍里度过了我的夜。  一夜平安无梦。第二天早晨,我早早的起床梳洗一番,刚过7点半,牧回来了。我对这个朋友还很陌生,她可能也和我有同样的感觉吧,默默的不说话,只是到吃饭的时候,轻声的问我:“你要去吃饭吗?”“好啊!”我们一起来到食堂。大师傅笑着对牧说:“怎么样?来了做伴的不感到寂寞了吧?”“我昨晚没在厂里睡,到云家里去了。”牧略带着歉意的说。“你怎么能这样?人家刚来。就叫人独守空房。”大师傅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没事,厂里挺安全的,我不害怕。”我想起我做的准备,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接下来忙碌的打扫厂房,使我无暇再顾及别人。只是吃饭、上班打扫、睡觉……就这样过了几天,终于忙完了。我这才有时间认识了别人,宁是我第二个认识的朋友,随后云、霞、等等,她们都和牧是一个厂里的,后来都成了我的好姐妹。经过这几天的时间,我和牧的友谊也进一步的发展。  牧的老家在农村。70年代时,全国开始计划生育。父母为了要儿子,牧从小就被父母送到了外婆家。在外婆家长大的牧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牧比我小一岁,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又过了几天,我厂的工人陆续来了,我的工作也上了轨道。我本想我的生活又要一成不变的继续时,牧的男朋友友回来了,友是牧厂里的司机,正和牧热恋中。有一天晚上,友对牧说:“叫上海,我们到隔壁看电视去。”他领着我和牧,来到另个厂子里。牧说:“这个厂子里都是男人,没有女的。”我们进到一宿舍里,我看到有个18/9岁的小男孩从床上坐起,他对面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电视,电视正在演着节目。友对我说:“这是新。”又对新说:“这时才进来的那个厂子的人,叫海。”新很友好的朝我微笑着说:“坐,认识你很高兴。”我也微笑着:“我也是。”友四下里看了一下:“天哪去了?”“出去玩麻将了。”“才多大啊,就赌钱?”“他无聊,只是去玩玩。”我心中充满疑问,看新也不过20岁,那天也不会太大吧。我怀疑他是个赌徒,不务正业的“公子哥”。  电视没有好节目,我们坐了坐就走了,到我们走时天还没回来。过后我就把他忘于脑后了。  这个厂区除了我和牧、友家在外地住宿舍外,大家都不住,再就是天的那个厂,有几个人住宿舍。90年代初期,在外打工的人,除了工作、睡觉,没有别的事可干。晚上下班后,我会到看门的李大爷哪打一壶热水,顺便和李大爷聊聊家常,免得在牧和友的面前当“电灯泡”。独自一人时,我会看看书,写写日记。有时友也会带着我们到天的那个厂里看电视,可我始终没有看到过他。  有一天傍晚,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坐在传达室的里正和老大爷聊着天,突然有个人捂着脑袋从雨中狂奔进来。一面抖身上的雨水,一面说:“李大爷,好大的雨啊!”李大爷一面起身拿毛巾,一面说:“这孩子!这么大的雨,你干嘛呢?”“我来看看有没有热水啊!”“你不会不下了再来吗?”“不行啊,厂里来客人了,姐夫让我拿热水呢!况且我愿意淋雨,喜欢在雨中狂奔!”这时的他已擦去了脸上的雨水,好一张英俊的脸!看样子不过18/9岁的样子,高高的个子,浓浓的眉毛,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略带一丝忧郁,笔挺的鼻梁,淡淡的微笑挂在脸上,还隐约带着一丁点的稚嫩。  他好像没有看到我,等李大爷拿过暖壶后,他才突然看到我,“李大爷,这是你孙女吗?”“这孩子,我哪有这么大的孙女,这是刚进来那个厂里的人,叫海。”他伸出手和我握手,“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后面那个厂里的天。”,天!这个名字我听说过,只是还没有见过。“早就听说过你,只是没见过,今天有幸见到你。”“哈哈哈!”他爽朗的大声笑起来。“我要走了,改天再找你玩,拜拜!李大爷再见!”说完他又一头冲进了雨里。  李大爷告诉我,天的姐夫开了那个厂子,天在里面给他姐夫跑业务,小伙子才18岁,很好学,很有礼貌,全厂区的人都喜欢他。  以后的时间里,我照样继续着我的生活,上班、下班、看书、睡觉,一切都那么得有条不紊。偶尔会收到爸爸妈妈和定亲男友的信,(在那个时间段里,电话、电脑都没有普及,来往都靠书信。)男友的信也没有特别的,只有寥寥数语。我家和他家是世交,我们也理所应当的订了亲,我并没感觉到爱情有多么的美好,我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  由于我一人在仓库里忙不过来,经理决定再找个人。在牧的介绍下,云成为了我的同事。云已经结婚了,有一个10岁的小男孩。云很健谈,总是喋喋不休。云的到来使我的工作空间里,也有了声音。  有一天,新来找我“姐,我厂里才来一个技术员,今晚天要请客,叫你和牧、友也去呢。”“为什么?我们又不熟悉呢,为啥叫我?”“不清楚,只是说大家都在厂区住,互相认识一下的。”新用恳请的目光对我说。“好吧,下班我去。”还没等到下班,牧就来里告诉我:“今晚你去吗?”“你去我就去,况且我都答应新了。”“去吧,还有友,我们一起,没事的。”“哦,下班你们等我啊。”  天在一个饭店请的客,那个技术员叫豹。我好奇怪他的名字:“你的名字好奇怪啊。”“哈哈,我家弟兄三个,我是老三,哥哥们叫龙、虎,那我自然叫豹了。”豹笑着说。豹比我大一岁,很和蔼的人,有种平易近人的感觉。除了友,他算是我们的大哥。那一晚我们都很高兴,吃晚饭后还唱了歌,我总感觉天不是我以为的那样乐观,他总是带有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东西。  就因为天的一次晚宴,我们的友谊更进了一层,我见到他们也不感到羞涩了。经常下班后和他们打打牌、开开玩笑什么的。生活、工作都很开心,使我有点怀疑我自己,还是不是以前那个经常一个人默默发呆,喜欢驻守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的人。  有一天,牧突然神秘的告诉我:“我听友说,豹喜欢上你了。友叫我问问你呢。”“我有男朋友了。”我吃惊地说。“这不可能啊。”“那我告诉友,让他转告豹。”这段小插曲的确让我吃惊不小。从那以后,我尽量避免与豹相处和开玩笑。豹好像没死心,总是在暗示我。  就在我认识牧三个月后,友决定要回老家了,同时也要和牧分开。我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很相爱的。牧告诉我说:“友的父亲给友订了亲,友自小没有了母亲,他不希望父亲难过,决定遵照父亲的决定回家完婚。”牧再送友的时候没有哭,可我看到她的心在哭,又不知道怎样安慰她,只有默默的看着她。友走后几天的时间里,牧也告假回家住了几天。回来后,他满脸的憔悴,人无精打采,没有笑容,也不说话,好像得过一场病似地。我尽量想让她高兴起来,于是我叫来了天、新和豹。他们也发现了牧微妙的变化,努力说些愉快的事,不再提友半个字。我用感激的目光来谢谢他们,他们也心领神会。  就在牧的心情好转后,新也提出来要回家。说他想回家学一门技术,他的走我们都很高兴,都祝福他,希望他能早日学成。  又送走了一个好朋友,天又经常出差,我们圈里的人已很少了。牧越来话越少,我又开始那一成不变的生活了,还的经常逗牧开心。  有一天,天终于回来了,他提议我们到城里的电影院看电影。有两辆摩托车,正好四个人。牧知道我在躲避豹,主动说:“天,你带着海,你骑车太快,我怕!”随后她不容天回答就上了豹的车。    (二)  我长这么大,从没有做过摩托车,对它产生畏惧,天笑着对我说:“你上来吧!”“你慢点骑!我怕!”“嗯,好的!”我上了天的摩托车,死死的抓住后座。马达一发动,我差一点后反,惹得牧和豹哈哈大笑。  一路上,我们四个人说笑着,很快天就把豹落下好远。他骑得真快,我大声叫道:“你慢点,都快看不到牧了,再说我怕呢!”“哈哈!你没坐过摩托车吗?”“是啊!”天把车慢慢地停在路边,转身对我说:“你用胳膊抱住我的腰。”说完不容分说抓起我的胳膊放在他的腰间,我有点不好意思想抽回胳膊,天抓住我的双手不放:“这样安全!小傻瓜!”我的脸更红了。回头看看远处,牧和豹早就没影了。天又重新上路:“我们在电影院门口等他们。”我不知道天为什么叫我“小傻瓜”,他从不和新那样叫我姐姐,这是我次听他这么叫我,他都是直呼我“海”。  不过对于我来说,坐摩托车是很新奇的,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我用一种想要飞起来的感觉。我不由自主的张开我的双臂,迎着风,仰着脸,心像小鸟一样飞翔,那种羞涩的神情转眼就不见了。“傻瓜!你不要命了?”天有点发怒的说,速度也放慢了。“你想学摩托车吗?等那天有空我教你吧!”“嗯!我想要飞起来了,好爽啊!”我大声地说,天又哈哈的大笑起来。  等我们买好票,才看到牧和豹。进了电影院,天走在我的前面,一一落座,电影开始了。(至于看的什么电影,我没有印象了)。慢慢地我感觉有人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透过微弱的光扭头一看,是天。他正把头靠过来,就那么自然的靠在我的肩膀上,“骑车累了,靠靠好吗?”他小声的说。我再也没有理由拒绝他,任他把头靠过来。一直到电影结束,天的头才离开我的肩膀。出了电影院,已经是晚上了,我的肩膀也已经酸了。看我揉肩膀,天带着歉意说:“我还带着你吧!”牧此时已经上了豹的车,回头对我们说:“快点啊,我们回去吃饭吧。”“好啊!你们走吧,我们比你们快。”天答应着。  这是我次和男孩子一起看电影,次坐摩托车。  没隔几天,天在傍晚下班时,来宿舍找我“今天有空,教你学摩托车吧,用我姐姐的,她的好掌握。”“好吧。”我高兴的说。我随他来到院中,豹也在。可能是早有准备,一辆小型的摩托车在院内停着。告诉我一些基本的知识,我就迫不及待地骑上了车。“我和豹在后面给你扶着,你不要害怕,我们不撒手的。”天叮咛我。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们能否抓得住摩托车,就那么信任的上了车。刚开始,我感觉他们在后面扶着车,可我不知怎么的就加大了油门,那车像脱弦的箭一样,向前冲去。只听得天在后面大声地说:“快踩刹车!傻瓜!”我猛然惊醒,赶快踩住了刹车,摩托车在当地打了一个转,停下来倒了,我也被摔倒在地上。天疯也似地地跑到我身边,一面扶起我一面说:“傻瓜!再也不要学了,我怕你了!没摔坏吗?”我惊魂未定,喘了一口气笑笑“没事!我非要学会它不可!”天没说得过我。因我喜欢骑摩托车的感觉,我下定决心学会它。  过后,豹带着微笑含糊的问我:“为什么天叫你傻瓜?”“我哪知道?”我在介意他在我摔倒时没有扶我,没好气的对他说。  等牧回来后,我告诉了牧我的学车经历。牧不问我是否摔坏,而是问我,为什么天叫我傻瓜?想必是听豹说的吧。我不明白他们两个,为什么都对这件事大惊小怪的。对我来说那只是个称呼罢了。牧则不以为然:“天喜欢上你了吧!”“更不可能,我们年龄相差太多,拿我当姐姐吧。”“不会的,我看像是喜欢你。”   共 15013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研究院好
多喝牛奶能限制抗癫痫病药物带来的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