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52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20:37:08 编辑:笔名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52章

晚上,南州市在南州大酒店宴请了格雷集团副总裁林晴女士,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陈兴,常务副市长李浩成等市领导出席。

席间,众人觥筹交错,林晴一席优雅的谈吐和博闻的见识让人印象深刻,常务副市长李浩成更是同对方频频举杯,李浩成出人意料的热情令人意外。

“我看陈市长好像还没怎么喝酒哦,来,我敬陈市长一杯。”刚和李浩成喝完一杯的林晴再次举杯要敬陈兴,众人面面相觑,都为林晴的酒量感到惊讶,更有人叫了声好。

“林总敬我,看来我是不喝不行了。”陈兴笑着站起来同林晴碰了杯,小半杯白酒下肚,从喉咙到肠胃里,一阵火辣辣的像着了火。

“陈市长也是海量,林总可要跟我们陈市长多喝几杯才行。”李浩成在一旁笑着开腔,看着林晴的目光有着一丝异样的火热,他的话一出口,房间里的声音也低了几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李浩成这是故意要给陈兴挖坑,其他人都眼观鼻鼻观心,不敢瞎搀和。

陈兴对李浩成的话很是恼火,脸上不动声色,依然笑意盈盈,林晴目光在李浩成和陈兴之间来回转了一圈,眼里的笑意更浓,这是她喜欢看到的场面。

陈兴并没有多喝,除了李浩成敢明里暗里的给他夹枪带棍,其他人也没这个胆子,至于林晴,更不可能成为李浩成的枪,真的去跟陈兴拼酒,在场有这么多人,林晴只有自己一人,她可不想让自己喝趴下。

晚上8点多的时候,陈兴就离开酒店,其他人也相继离去,只有李浩成一人留了下来,据说是要跟林晴好好介绍下南州市的招商优惠政策。

陈兴坐在车里,抬头望了望楼上,李浩成的表现有些奇怪,陈兴也没多想,李浩成这个常务副市长也分管招商工作,对方的举动同样可以理解为李浩成也迫切的希望格雷集团能在南州市开设分公司,若果能成,这是一笔政绩。

楚蓉和何丽也是住在南州大酒店,陈兴只是给他们发了短信,并没有上去找他们,因为林晴也下榻在这里,陈兴要去找她们反而是不方便了。

没有立刻回住所,陈兴让司机李勇驱车前往位于沿海大道的皇冠娱乐城,惦记着中午跟贺一军所聊之事,陈兴想亲自到皇冠娱乐城看看。

车子停好,陈兴叫上李勇一块进了娱乐城,两人要了个包厢。

“你们这里是怎么收费的?”陈兴边走边问着服务员,既然来了,就得摆出一副客人的架势。

“先生,我们这里小包最低消费1880元,中包是2880元,大包是3880元,像您现在要的这个是中包。”服务员是一个漂亮的小妹,看起来都不知道有没有二十岁,很是热情的朝陈兴介绍着,“先生,您两位等下应该还有朋友过来吧,我们这中包可以容纳十人左右,在整个南州市,我们这里的中包算是最豪华最大的了。”

陈兴没太注意听对方后面的话,他已经被对方前面的话给吓了一跳,最低消费2880,即便陈兴不缺钱,此时也是暗暗乍舌,贺一军说这里是南州市最顶级的几家娱乐城,还真是一点不假,这收费着实不便宜。

“恩,除了包厢最低消费,其它消费呢。”陈兴不动声色的问道。

“小姐小费五百,服务员小费三百,商务经理小费五百,特饮费五十每位,服务费百分之10,服务费是按包厢最低消费百分之10收取。”漂亮的服务员小妹笑着介绍着,脸上至始至终保持着微笑。

“商务经理小费是啥意思,还有那什么特饮费?”陈兴按耐住心里的惊讶问道,其它的光听字面上的意思就能明白,唯独这两项小费不知道指啥,陈兴此时也装得完全像是过来消费的客人。

“看来先生以前没来过吧。”服务员小妹朝陈兴暧昧的笑了笑,“商务经理小费指的就是妈咪的小费,特饮费五十每位是指点小姐的费用,点一个要收取五十的费用。”

“不是,小姐的小费不是已经五百了吗,点小姐还得再付钱?”

“小姐的小费归小费,点人是另外收费的,这个跟按人头收费是一个意思。”服务员小妹很是耐心的解释着,她已经将陈兴当成了第一次过来的客人。

“你们这里的收费还真是贵。”陈兴摇头笑了笑。

“我们这里是五星级的服务,是南州市最好的娱乐场所了。”服务员小妹笑着道,目光在陈兴和李勇身上打量着,对于他们这些迎来送往的服务员来说,客人们有没有钱,大不大方,多少能从外表上就判断出一二来,尽管不见得每次都对,但也不会差太远,李勇的穿着打扮很是普通,看神情也不像是有钱人,倒是陈兴的气度一看就让人觉得是非富即贵的人,服务员小妹也暗暗把重点放在陈兴身上。

陈兴自是不知道眼前的漂亮服务员正打着他的主意,看他这位看起来气势不凡的贵客晚上能否多给点小费,此时的陈兴犹自装得逼真,轻咳了一声,陈兴硬是挤出一句话,“你们这里的小姐质量如何,有没有那个啥特殊点的服务。”

陈兴说出这句话时,边上的李勇早就目瞪口呆,眼睛睁得老大,眼珠子差点没掉到递上去,看着陈兴的脸色发愣着,心想市长不会是要带着他来嫖娼吧。

“质量如何得先生您自己看了才知道,不满意能挑到您满意为止,不过我可以跟先生说一句大实话,来我们这里消费的客人可都是对我们这里的小姐赞不绝口的。”漂亮女服务员笑着冲陈兴抛了个媚眼,“至于先生您要特殊服务,可以叫了小姐后跟小姐直接谈哦,要么就跟商务经理谈。”

“恩,那你能不能透露一下特殊服务都有哪些。”

“只要先生您想要的都有。”漂亮女服务员笑了笑,“哦,忘了,这两天在严打,所以先生如果叫了小姐想要特殊服务的话,我们这里不提供地方的,先生得另外去找酒店开房,还有,等下先生在包房里最好不要跟小姐玩得太嗨,九点的时候,警察会过来检查,先生在等警察检查之前,最好是跟小姐唱唱歌就行了。”

“警察几点要严打你们都知道?”陈兴装着十分诧异道,事实上,陈兴心里也真的不是一点都不惊讶,贺一军跟他说这里肯定早就提前收到通知,陈兴心里虽说是信了,但此刻听到娱乐城的一个服务员都能说出来,还告诫他不能在警察检查前在包房里乱来,陈兴这会真的是对张青阳这个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失望透顶。

“老板能开得起这样的顶级娱乐城,自然是神通广大,方方面面肯定都是打点好的,平常警察基本上不会过来查的,有来查的话也会提前通知。”服务员笑道,“不过先生也不必太担心,警察一来,我们会通知到每一个包厢里的,到时候装正经点就好了。”

陈兴无奈的笑了一下,真的是觉得有些悲哀,严打,严打,这就是所谓的严打!

“那两位先生是需要什么呢?”服务员看着陈兴,满脸笑意。

“咳,暂时不用了,有需要会叫你。”陈兴朝那服务员看了一眼,摆了摆手。

“两位什么都不需要?”服务员纳闷的看着陈兴,刚才陈兴问了一大堆,他还以为陈兴是想要点刺激服务。

“不用,我们自己唱唱歌就行了。”陈兴摇了摇头。

“好吧。”女服务员奇怪的看着面前的陈兴,来他们这里玩的,鲜少见过不点小姐的,服务员很快就退了出去,随后就端了果盘饮料进来。

“恩,你先出去吧,有需要会叫你。”陈兴看女服务员站着不动,开口说道。

陈兴说完,对方依然是眼巴巴的望着他,陈兴开口要问还有什么事来着,边上的李勇一下就瞧出了端倪,赶紧掏出钱包抽出了三张老人头递了过去,那名女服务员才笑意盈盈的说了声谢谢,随后才准备转身离开,末了,还不忘道,“那两位如果有什么需要就按沙发边上的提示按键。”

看到李勇的举动,陈兴轻拍了下额头,敢情是要小费来着,难怪刚才不肯出去呢,陈兴以往也不是没到娱乐场所消费过,在海城有去玩过,到京城工作的时候倒是没去过,像这家娱乐城消费如此高的,陈兴还真是第一次碰到。

“小李,你说在这娱乐城里的服务员,岂不是最少都是月收入过万?”陈兴没来由的跟一边的李勇说道。

“市长,这个应该有。”李勇点了点头,“这皇冠娱乐城在市里是出了名的高档场所,来这里消费的都是不差钱的人,他们也不会在乎这几百块的小费。”

陈兴点着头,没再说啥,他今晚过来主要是想看看公安局的人是如何检查的,眼下时间未到,从这名娱乐城服务员的口中却是已经知道人家这边早就做好了应付检查的准备,而且根本就一点都不担心,再者,从刚才那名女服务员透露出来的信息已经十分明显的表明了这里是存在色情服务的,陈兴叹了一口气,他心里其实也明白的很,但凡是娱乐场所,不存在色情服务的反倒是稀奇的事了,更多的是对公安局的失望罢了。

“市长,您晚上来这里是?”李勇小心的看了陈兴一眼,实在是克制不住心里的好奇,陈兴堂堂一个市长低调的来这里,总不会是来找那种出来卖的小姐的,要女人的话,陈兴什么样的女人要不到,只要陈兴张口,自然有人给其安排,还能直接送到他房间里去,根本不需要自己来这种场所,李勇委实是想不通。

“没什么,来这里坐坐。”陈兴摇了摇头,抬手看了下时间,喃喃自语,“还有十分钟就九点了。”

“是啊,要九点了,那服务员还说九点会有警察来检查,我看呐,警察也就是来走个过场,这家娱乐城的背景深的很,警察也不可能真查。”李勇下意识的点头应着陈兴的话,猛的,李勇惊讶的看着陈兴,从陈兴特地说了下时间,他隐约猜到陈兴是来干嘛了。

猜出点端倪的李勇也不敢多说话了,心里暗自为公安局的人捏了一把汗,李勇可是知道陈兴担任严打小组组长来着,这严打要是成为笑柄,陈兴这个组长首先就脸面无光。

“小李,会不会唱歌,随便吼两句。”陈兴开着麦克风,冲李勇笑道,“来了就不能干坐着,怎么说也是几千块大洋没了,不吼几句就全亏了。”

“市长,我不怎么会唱歌,就会那么几首老掉牙的歌曲,还是市长您唱吧,我听您唱。”李勇憨厚的笑道。

“那你都会唱些啥。”陈兴饶有兴趣的问道,自打他的官当得越来越大,个人的娱乐生活却是越来越小了,像今晚这样跟司机两个人在包厢里还是头一次。

“我就只会唱‘军中绿花’‘十送红军’‘精忠报国’……这些老歌。”李勇不好意思道。

“军中绿花不错,挺好听的,想想我刚进大学校园参加军训的时候,教官教过,每天枯燥的军训就是各班拉歌的那一会休息时间有意思,大家都吼得很起劲,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样子,也挺有意思的,一转眼都已经过了十多年了。”陈兴笑了笑,很是感慨,沧海桑田,世事无常,谁能想到昔日的青涩小子现在成了一市之长。

转头看向李勇,陈兴笑道,“来,你唱一个,不唱不行,这是命令,恩,就来首军中绿花,以前听教官唱的时候觉得只有教官才能唱出那种感觉,班上也有些唱歌厉害的人,唱下来也很棒,但就是觉着没教官唱的好听,估计这就是有当过兵和没当过兵的感觉,你也当了几年兵,应该也能唱得不错,唱来听听。”

“市长,那……那我就献丑一下了。”见陈兴兴趣十足,李勇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李勇拿起麦克风开始唱,陈兴在一旁静静听着,却也是很有意思,唱完一首,又要求李勇来首‘精忠报国’,陈兴边听边轻轻鼓掌着,包厢里形成了一幅有趣的景象,偌大的包厢,一人在唱歌,一人在鼓掌,两个人自得其乐。

时间不知不觉的走着,李勇一首精忠报国还没唱完,包厢门就被人推了进来,两名警察在门口探头往里望了一眼,二话不说又把门关上。

“妈的,这包厢里的人是不是有病,两个大男人在包厢里唱歌。”包厢外,一名警察笑着跟另一名同伴说着,两人这一路检查过来,就没见过一个包厢这么冷清的,全都是闹哄哄,烟雾缭绕,乌烟瘴气,叫了小姐在陪唱陪喝,陈兴这个包厢里就两个人,也不抽烟,一人唱,一人干坐着,和前面的对比起来,这两名警察都以为走错地儿了。

“说不定人家是搞基的呢。”另外一人开着玩笑。

陈兴起身拉开门,站在门口往走廊上看着,两个警察的对话他没听到,但走廊尽头的一幕却是落入陈兴眼里,一名看起来应该是带队的警察站在走廊口同一名娱乐城的女服务员有说有笑,不时的还伸出手调戏了那名女服务员几下,只见一名看似娱乐城管理人员模样的人出现在了那警察旁边,笑着拍了拍警察的肩膀,拿出烟请警察抽着,两人笑哈哈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不一会,就只听那名警察喊道,“检查完了就到楼上去检查。”

陈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摇了摇头,这也叫检查?

李勇跟着走到门口,“市长,怎么了?”

“没事。”陈兴返身走回包厢,他原本还想走到这娱乐城的其他地方看看,这会却是没了心思,从这三楼的情况,陈兴看都不用看就能猜到其它楼层又多是怎么检查的。

坐在沙发上,转头看到沙发边的智能呼叫按键,陈兴按下一个键,叫服务员叫来。

“你们这里还有什么特别的刺激点的服务吗?”陈兴淡然的问道,又补充了一句,“我指的不是性服务,没意思。”

“那这位先生你是想要什么刺激的服务?”女服务员疑惑的看着陈兴。

“我现在是在问你,当然是你给我介绍,怎么反倒问起我了,难道你们娱乐城除了你一开始介绍的那些就没别的了吗。”陈兴装着不悦道。

“这……这个。”女服务员转头望了望门外,转身将门关上,女服务员走近陈兴跟前,笑道,“如果你想要更刺激点的服务也有,本来我们都只向熟客推荐的,面生的客人刚来都不会提这个,既然你问了,我就跟你介绍介绍。”

“哦?快说来听听。”陈兴刻意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不知道这位先生听过‘陪high’妹没有?”女服务员笑意盈盈的望着陈兴,不时的用眼神撩拨一下陈兴,事实上,她们这些娱乐城的服务员也是有出台的,只要客人给的价钱让她们满意,又或者是对上眼的熟客,她们当中有不少人都会选择跟客人出去开房。

“什么叫‘陪high妹’?”陈兴这次还真是好奇了。

“我们娱乐城有卖一些摇头丸之类的,客人出资购买这些,我们有专门的小姐有跟客人一起吸食,然后一起玩。”哪怕是关了包厢门,女服务员依然是放低了声音。

陈兴经过对方一番解释,总算是明白过来了,所谓的‘陪high妹’就是专门陪同吸毒人员一起吸食毒品的陪侍人员。

“服下那些东西会很兴奋哦,到时候玩起来会格外刺激。”女服务员向陈兴蛊惑道,看样子是希望陈兴玩这个,因为这种她也有提成。

“这样啊。”陈兴压抑着心里的震惊,朝那名服务员看着,陈兴脸上保持着平静,“听起来是挺好玩的,不过我得考虑考虑,对了,现在还有警察在检查,你们敢给客人提供这个?”

“现在当然不行,今天警察过来检查前,我们都不给客人提供这个的,不过待会警察就走了,先生您要是想要的话,再等个几分钟,马上就可以了。”

“这样啊,你先出去吧,我需要的话就叫你。”陈兴怔怔的点了下头。

“那好吧。”女服务员眼里明显闪过一丝失望,“两位先生,难道你们连陪唱小姐都不需要吗?”

“不需要,要的话会叫你。”陈兴摇着头。

直至对方出去,陈兴才有些恼火的用拳头奋力捶了下沙发,什么‘陪high妹’,说穿了就是吸毒行为与卖婬嫖娼相结合。

“市长,要不我现在立刻去通知警察?”李勇看了陈兴一眼道。

“通知警察?通知哪里的警察?就今天来的这些披着警服,实则是警队败类的人,你通知他们能检查出什么吗?”陈兴口气很冲,他并非冲着李勇发火,只是没法控制住自己的愤怒。

李勇被陈兴说得一愣,也识趣的闭上嘴,心里却是公安局的人怕是要倒霉了,陈兴即便现在动不了公安局的一些领导,但肯定也会把这笔账记在心里。

“走吧,回去。”陈兴已经没在这里呆下去的兴致,今晚的目的已然达到,结果比陈兴预先预料的还让其愤怒,这家娱乐城不只是公然提供色情服务,还堂而皇之的提供毒品,而公安局竟然有不少人和这里的人沆瀣一气,检查的时候还和这娱乐城的人有说有笑。

“两位先生,你们这就要走了?”走廊上那名服务员看到陈兴和李勇就要离去,诧异的问道。

“恩,突然有点急事,改天再过来玩。”陈兴演戏演到家,也不想引起那名服务员的任何怀疑。

“这样啊,那两位跟我走吧,三楼这边也可以结账。”女服务员无奈的点着头,边走边说道,“两位只来这么一会,还定了中包,酒水都没怎么喝,就这样走了真是太可惜了。”

陈兴笑了笑,没说什么,不过结账的时候,包厢消费2880,陈兴拿出钱包来才发现根本没有那么多现金,至于李勇,更不可能带那么多现钱,李勇拿着自己的工资卡要刷卡支付,陈兴笑着制止了对方,“我来吧。”

“市…”李勇哪敢让陈兴付钱,着急的差点喊出了陈兴的职务,被陈兴眼睛一瞪,赶紧把话吞回去。

陈兴用卡结账完,也没向对方要发票,随即和李勇匆匆离去,车上,陈兴递给了李勇三百,“小李,这是你刚才给那服务员的小费。”

“市长,您这是干嘛,三百块而已,我哪敢收您的钱,再说了,刚才我又唱又喝的,灌了两瓶红牛呢,市长您啥都没喝,说起来我还赚了。”李勇死活不肯拿。

“叫你拿着就拿着,废话这么多干嘛。”陈兴笑骂道。

李勇无奈只好收下,从后视镜里瞄了陈兴一眼,李勇问了一句,“市长,您刚才怎么不拿发票。”

“拿发票干嘛,报销?晚上只是我们个人行为,没必要用公费报销。”陈兴不以为然道。

李勇没想到陈兴会如此回答,心里震撼了一下,心里对陈兴由衷的生出佩服,“市长,要是所有人都像您这样,那我们国家每年不知道能省下多少公款消费呢,说不定几千上万亿呢,那些钱要是用来改善民生或者拿去帮助贫困的老百姓该多好。”

“你说的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了,没那么容易解决,一个庞大的体制,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弊端和漏洞的。”陈兴说着话,车子也驶上了马路,回头望着渐渐远去的皇冠娱乐城,陈兴脸色阴晴不定。

“小李,待会去左岸咖啡厅。”陈兴吩咐道。

“市长,还去那啊,下午不是才去过。”李勇奇怪道,他只知道陈兴这几天已经去了两次左岸咖啡厅了,却不知道陈兴是去干嘛,陈兴都是让他在车上等着,这会又听陈兴要再过去,心里很是惊讶。

“去喝喝咖啡,那里的环境不错。”陈兴笑着道,手上已经给贺一军发了短信过去。

南州大酒店里,宴席都已经散了一个多小时,李浩成却还在酒店里,不过不是在吃饭的包厢,而是换到了酒店的顶级温泉房里,能容纳十多人的巨大温泉池里,林晴和李浩成两人惬意的泡在温泉池里,笑声不断。

李浩成的目光不时的从林晴身上掠过,眼里的火花一闪一闪的,要不是李浩成有意识的控制着,恐怕早已经流露在脸上,刚才的宴席结束,李浩成独自留了下来,包厢里的酒桌撤掉,李浩成让酒店准备了上好的茶叶,和林晴泡起茶来。

林晴对喝茶明显是很不感冒,相约李浩成有没有兴趣一起泡温泉,李浩成当时差点没乐出来,岂有不答应的道理,欣然应允。

看着林晴换上一身比基尼的时候,李浩成眼睛盯在对方的身体上愣了好几秒钟,好一会才念念不舍的收回目光,一本正经的和林晴一起踏入了温泉池,泡了半个多小时了,李浩成的眼睛仍然时不时的从林晴身上的几个地方掠过。

“李市长以前有没有到美国去考察或者旅游过。”林晴靠在池边,上半身立了起来,一下一下的用小手漂着水往自己倒着,像是在戏水一般,状似不经意的问着李浩成。

“美国还真没去过,以前有带队到欧洲考察过。”李浩成笑道。

“是嘛,那李市长有空也可以去美国考察考察嘛,大陆不都提倡干部多到国外走走看看嘛,开阔视野,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

“恩,有机会去吧。”李浩成随意的应道,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到国外去考察,李浩成并不怎么感兴趣。

“李市长要是有机会去美国考察,我可以给你当导游哦,到时候带李市长走走逛逛。”林晴笑着瞥了李浩成一眼。

“当真?”李浩成神情一振,刚才还心不在焉,这会却是一下子来了精神。

“当然是真的,只要李市长有去,那我是绝对不会食言的。”林晴笑着眨了下眼睛,“我在夏威夷海边有栋度假别墅,里面可是有我不少珍藏的红酒,到时候一定要请李市长品尝一下,特别是在晚上到时候,坐在阳台上,享受着夏威夷的海风,喝着地道的红酒,那是多么美妙的夜晚,李市长说是不是。”

“是啊,那一定会是个美妙的夜晚,特别是还有林总这样的佳人陪伴。”李浩成眼神热切了起来,心里已经在想着要将带队到美国考察尽快提上日程。

就在这时,李浩成放在温池边的响了起来,李浩成转头看了一眼,并没有理会,而是笑着同林晴道,“就怕我到时候去美国考察的时候,林总没空。”

“李市长要是过去的话,我就是向集团请假,也得陪李市长转转,再者,我也可以以集团的名义发公函到你们市里,请李市长到我们集团总部访问嘛,那我不就公私兼顾了。”林晴笑道。

“呀,这是个好办法,真要是那样的话,我这边就省了很多麻烦了。”李浩成高兴道,他一个常务副市长出国考察,并不是说去就能去,必须要向上级领导机关报备,同时还得经过批准。

林晴笑着点头,朝李浩成一直响着的看了一下,道,“李市长怎么不接,刚刚好像也响了好几个,李市长可都没接,说不定是有啥急事。”

“没啥事,大晚上的能有啥事。”李浩成大咧咧的摆着手,时林虹打过来的,要是平常,李浩成早就接了,今天却是没有心情。

在自家别墅阳台上独自品着红酒的林虹再次挂掉,气哼哼的骂了李浩成一句,今晚真是邪门了,李浩成竟然连着不接她的,这还是这么多年来头一遭。

拿着迟疑了一会,林虹给李浩成的秘书的江锦打了,江锦很快就接了,林虹松了口气,问道,“小江,你们领导呢,怎么打一直没人接听?”

“没人接,不可能啊?林姐,是不是市长的没电了。”江锦随口胡诌。

“怎么可能,都能打得通,怎么会没电。”林虹没好气道。

“那我就不清楚了,晚上市里宴请格雷集团的林总,吃完饭,市长就回家了啊。”江锦说道。

“吃完饭就回家了?”林虹一怔,心想李浩成不会是被他家里那个婆娘盯着,不好接她的吧,如此一想,林虹也就放心许多,“那没啥事了,先这样吧。”

林虹挂了,没来由的发怔起来,看着自己所住的这一栋偌大的别墅,心里也空落落起来,她对李浩成的情感也复杂,十年的相处,要说一点感情都没有,那肯定是不可能,但要说她爱李浩成,那纯粹是笑话,甚至喜欢都谈不上,如今,李浩成或许只是成为她寂寞时,心理上可以找找安慰的寄托罢了,因为李浩成的权势,她的身边根本没有男人敢真正的靠近,不知情的,都被狠狠教训了,知情的,自然没人敢染指李浩成的女人。

李浩成除了是她寂寞时唯一可以找找安慰的对象,更是她赖以生存的依靠对象,林虹现在离不开李浩成的权势,更需要李浩成的权势支撑着她的生意,没有李浩成罩着她,她开那种名为咨询实为变相收保护费的公司早就被人吃得连骨头都没剩下。

第一次碰到李浩成没接他的也没回她的,林虹竟是发现自己内心深处有些恐慌起来,她平常不会在白天上班时间给李浩成打,除非是有急事,要是碰到李浩成在开常委会之类的重要会议没法接,李浩成开完会后也会马上回给她,今天没人接,过了这么久也没回,而且这还是在晚上,李浩成晚上还真没不接过她的,林虹有些不适应,使劲甩了下头,林虹将心中莫名的烦躁甩到脑外,李浩成不接他的可能只是家里的婆娘盯着,那也说明李浩成今晚过来不了,林虹没再多想,她也只能这样安慰着自己,告诉自己不用太在意。

京都儿童检查费用需要多少
西安碑林医院口碑怎样
贵阳治疗癫痫是哪个医院
韶关妇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