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京冀水权引争议华北平原水资源不堪重负

发布时间:2020-10-22 10:06:33 编辑:笔名
京冀水权引争议 华北平原水资源不堪重负 “这条地裂缝已经有10年历史了,没想到今年柏乡县靠它出了风头。”河北省邢台市柏乡县县长王志伟一脸苦笑着对记者说。  这条地裂缝贯通柏乡县境内的2个镇,5个自然村,绵延8公里,据记者目测,地裂缝通常宽度在40厘米左右,最宽处约有一米多。而它的深度至今仍是个谜,比较典型的地段目测深度约有2米左右,也有媒体报道说,曾有村民用10多米长的绳子绑住砖头都没探到底。  它并不是河北境内惟一的一条地裂缝。  河北省有关部门新近完成的《全省山区和平原地区地质灾害调查与规划汇总成果统计》报告显示,河北平原地区已发现地裂482条,影响到近7个地区的近70个县市。  7月25日,海河水利委员会得出权威结论——华北地裂缝是由于过度开采地下水引起的土质干裂和地面不均匀沉降造成的,与地震无关。  其实,华北平原一直在用不及全国1.5%的水资源量,支撑着全国10%的人口、粮食产量和GDP,以及京、津等几十个城市的供水,早已不堪重负!  在此背景下,8月1日,北京市水务局宣布,从今年起每年向河北输京水源地支付2000万元“生态补偿金”。尽管北京方面声明,这笔资金仅限用于帮助河北承德、张家口两地治理密云水库、官厅水库上游地区的水环境,但在河北媒体看来,这或许意味着积怨已久的京冀水权博弈进入一个新阶段。   撕裂大地的神秘裂缝  8月2日中午,河北省邢台市柏乡县寨里村,一头白发的秦海鹰(音,下同)正盘坐在一棵梧桐树下搓棉线。当回忆起6月末那段恐惧的日子时,这位78岁的老人嗓门明显提高了许多。  秦海鹰还清楚的记得,6月29日晚上,她在大儿子家吃过晚饭后早早地回到自己居住的三间平房里准备睡觉。但躺下不久,她就听见墙壁断断续续地传来咯吱咯吱的响声。与院子里的雨滴声相比,这些响声并不是很明显,因此她并没太在意。  但第二天起床时,她惊讶地发现,房子的南墙和北墙裂了一道三四厘米左右的裂纹,一道裂缝从她睡的厢房中穿越而过,向北一直延伸到村北的玉米地,往南则一直延伸到8公里外。  对这条东北——西南走向的大裂缝,秦海鹰是很熟悉的。它早在1996年就出现在寨里村南的庄稼地里,这些年来一直在不断地拓宽、加深、延长。“很多家都出现裂缝和塌陷了,但是没人愿意说,怕以后房子不好卖。”该村村支书魏增军说。  在寨里村南的小路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地裂过后新土填充沟壑的痕迹。在裂缝经过的农户家,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刚刚用水泥抹平的裂纹。  但出现裂缝的并不止柏乡一地。事实上,河北省有关部门新近完成的《全省山区和平原地区地质灾害调查与规划汇总成果统计》的报告显示,河北平原地区已发现地裂482条,影响到近7个地区的近70个县市。  为此,前不久河北省国土资源厅专门编制了一份应对地裂缝灾害的应急预案,并通过省委省政府下发各部门和地区。  河北省国土厅地质环境处一位都姓副处长透露,这份被列为“机密”的文件确定了沧州、邯郸等15处重点监控地区,并对诱发因素、分布规模、威胁对象等信息逐一列表说明,避险信号、责任人、防治措施等诸多治理细节也首次得到明确。   祸起地下水超采?  “我们6月30日下午5点半接到一位群众电话,说赵庄出现严重地裂,让我们过去看看是不是地震前兆。”邢台市地震局局长张国斌回忆。该局是最早关注柏乡地裂并赴现场调查的政府机构,很快他们就得出结论:地裂是由过度抽取地下水引起的,与地震无关。  该局高级工程师袁小沼解释说,地裂分为两种:地质运动造成的构造地裂缝和人类活动造成的非构造地裂缝。过度抽取地下水就会使地下土体干缩裂缝以及不均匀沉降。在这种情况下一旦遇到强降雨过程,对地表形成冲刷、侵蚀,就会使裂隙加宽、上延形成地裂。  到了7月25日,海河水利委员会这个华北地区最高级别的水政机关得出最终结论:华北地裂缝是由于过度开采地下水引起的土质干裂和地面不均匀沉降造成的,与地震无关。  海河水利委员会的一位专家对记者说,其实,华北平原一直在用不及全国1.5%的水资源量,支撑着全国10%的人口、粮食产量和GDP,以及京、津等几十个城市的供水,早已不堪重负!  由于地表水资源严重不足,人们不得不把目光投向地下。  就在寨里村,一位年长的村民提供了一个令人咋舌的数字,这个总共347户村民、不到2000人口、1800亩耕地的村子,就有1000口机井,平均2人一口。  这位村民回忆,1960年代的时候机井只有60米深。但现在这些机井都报废了,新井必须要钻到地下200米才能挖到干净水源。  据统计,从1976年到开始,海河流域每年1/3的生产生活用水要靠地下水供应。仅河北一省,1976年至今30年间就抽取1200亿立方米地下水,相当于200个白洋淀水库。  目前,海河全流域地下水超采范围已达到9万平方公里。以北京、石家庄、保定、邢台、邯郸、唐山等城市为中心,形成了总面积达到4万多平方公里的浅层地下水漏斗区,还形成了以天津、衡水、沧州、廊坊等城市为中心,面积达5.6万平方公里、整体连片的深层地下水漏斗区。这21个大大小小的漏斗区勾连成片,又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漏斗群。   “沉默的抗议”抗议谁?  “媒体炒得热热闹闹,事实上没那么恐怖。”河北省国土厅高级工程师肖桂珍说,“地裂缝的生成发育过程非常缓慢,一般不会造成人员伤亡”。  但也正因为如此,有专家把地裂称为“沉默的抗议”。它是在以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抗议人们对生态环境的破坏。  那么,究竟谁是地裂缝抗议的对象?究竟是谁造成了目前海河流域“处处喊渴”的局面?  一个很自然的解释是人口的增长,工农业生产的迅速发展,以及气候环境的恶化。但是,当我们试图沿着历史与现实的发展逻辑进行探询时,我们发现,它并不仅仅是由那些不可控制的因素决定的。  在历史上,海河的洪水泛滥曾是流域内百姓的心腹大患。为此1963年中央发出“一定要治好海河”的指令,之后两年的时间里,海河各个支流上兴建的各种类型的水库就达到了1900多座,先后开挖、扩挖50多条河道,完全改变了历史上海河各支流汇集至天津入海的原有局面。  到上世纪60年代末,海河流域21条主要河流中有15条河道发生断流,年平均断流时间78天;70年代发生断流的河道增加到20条,年平均断流时间173天;80年代到本世纪初,21条河流全部发生断流,断流时间平均超过200天。  从1966年始,按照新的战略部署,在海河流域大打机井又成为新的重点,先后打深机井120万眼。今日的地裂噩梦,或许从那时起就播下种子了。  而伴随着“洪涝——修水库——干旱——打深机井”这一过程的,还有工业化起步时期的水污染和浪费。在全国七大水系中,海河的污染是最严重的,用海委官员的话说,就是“有水皆污”。  就在柏乡县寨里村南2000米,隐藏着河北省的造纸工业基地,14家大大小小的造纸厂坐落在这里,每年生产近10万吨纸张。该小区管委会赵主任告诉记者,投资800多万元的污水处理厂于7月2日刚刚开始试运行,而之前的污水基本“就地处理”。  寨里村村民告诉记者,为了规避那些污水,他们不得不把水井越挖越深。而污水污染农田引发的冲突更是数不胜数。  今年6月“海委”的最新调查显示,海河流域的废污水排放量每年高达60亿吨,全流域近1万公里的水质评价河长中,受污染(水质劣于三类)的河长高达71%,浅层地下水质劣于三类的范围达到6.8万平方公里。  这就意味着,70%以上的地表水不能喝,不能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流走。  不过,在河北官方和民间看来,把缺水的原因全部归咎于河北本省,实在是莫大的委屈。几十年来,他们其实一直在向北京、天津无偿供水。   京冀水权争议  “北京人去颐和园观山赏湖,从没想到过那些生态用水可能是从上游老百姓的生活用水中挤出来的。”河北水利厅水资源中心工程师李巍感叹道。  中国行政区划格局中,河北省的位置相当独特。北京,天津,都在河北的怀抱中。在这样一种山水相连、唇齿相依的情势中,河北一次次被要求“顾全大局”。  北京的主要水源官厅水库和密云水库,当年是由河北和北京共同修建,一段时间内,水库的水源也由京冀共享。上世纪80年代,北京用水吃紧,河北放弃了这每年9亿立方米用水权,密云水库全归北京。  1983年,引滦入津工程启动,河北每年向严重缺水的天津供水10亿立方米。滦河水资源开发中,河北虽然也建成了引滦入唐工程,但在2000年、2001年、2002年和2003年的滦河特枯年份,为保证天津的用水,潘家口水库死库容的存水全部调往天津,被牺牲的是唐山市的供水。  为保证2008年北京奥运会用水安全,国家从2003年起开始建设从河北中部向北京应急调水工程。在北京紧急缺水时,它可将西大洋、王块、岗南和黄壁庄4座10亿立方米大型水库的水配调过去,以解决北京水资源的严重供需矛盾。  ……  据河北省水利厅提供的数字,北京80%的用水、天津的绝大部分用水都来自河北。因此河北省每年的供水缺口高达60亿立方米,而这个缺口只能靠开采地下水解决。  真正让河北省水利厅水资源中心主任冯谦诚不满的是补偿机制的缺位。  据冯介绍,河北在把自己的水无偿供给京津的同时,从1990年代开始还要花钱向山东买黄河水。北京方面在以1.2元/立方米的价格出售官厅水库的水,河北却要以0.8元/立方米的价格从山东买数亿吨水。  更为严重的问题还在于,为北京提供水源的14个县中,仍然有10个属于国家级贫困县,还有85万农民至今还没有脱贫。  冯谦诚拿出一份《国务院关于加强水土保持工作的通知》(国发[1993]5号),按照文件第3条的规定,北京市应从每年的水费中抽取一定比例用于改善上游地区的生态环境。  “然而遗憾的是,规定没有得到执行。”冯谦诚说,北京从未以任何形式补偿河北。  尽管包括水利海委在内的管理协调部门都对河北抱有同情,但是北京市方面似乎觉得有些冤屈。北京市一位官员曾就此公开表示:“我们也不少给河北钱,名义上都是支援性质的,但具体怎么回事,大家都明白。”   这位官员的意思是,近年来,北京、天津两市与河北省之间一直有对口支援,虽然这种支援并没有以用水补偿的名义出现。  北京市水务局一位官员向记者强调,这次向河北支付的补偿金“跟水权没有关系”,但在河北方面看来,无论如何,多年来河北对北京单向无私奉献的水权关系终于结束了。他们的逻辑或许是,诸如干旱、污染、地裂缝之类的问题不会中止于行政区划的边界,多数时候河北“罹难”北京也无法幸免。 见习记者 李平 北京 石家庄 邢台报道大庆男科医院哪家好
东营男科医院哪家好
黄山男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